邊境掃黑:老大的末路

2019-07-07 14:52:47

來源: 瀏覽: 13,584次   0   0 舉報

《西疇精神》形象片 點擊上圖觀看


 

 

 

2019年7月2日

文山州中級人民法院

對州內首件涉黑案

作出一審判決并當庭宣判

陳加偉及其團伙成員的斑斑劣跡

也公之于眾

走私口蹄疫重災區的豬肉

為了利益和其他團伙械斗

沖擊政府尋釁滋事

結果被判二十五年

 

2017年端午節前夕,云南省馬關縣城豬肉市場內顯得異常冷清,與往年節前人山人海的景象更是不能比。很多以往擺滿豬肉的攤位也都是空的,僅有的幾個零星攤位的豬肉也幾乎無人問津。

 

 

豬肉商販:“去年五月端午節,殺兩頭豬我四點鐘都沒到我就賣完回家了,今天我殺這頭豬,有336斤,你看,還剩這么多肉。”

馬關縣某豬肉市場負責人:“去年端午節殺了197頭,按照今年的銷售量,今天才殺到62頭,少了100多頭。”

 

 

馬關縣地處云南省南部,與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接壤。越南是口蹄類動物疫區,我國明文禁止從口蹄類動物疫區國家進口口蹄類動物。但是,在利益驅使下,還是有人以身試法、鋌而走險。而造成當地豬肉市場瀕臨癱瘓、民眾恐慌的罪魁禍首其實是從越南走私進來的生豬。

 

 

馬關縣公安局副局長 王躍軍:“他們走私的這些生豬,實際上我們普通的市民也了解這些豬是從越南市場走私過來的,導致國內的這些市場恐慌,然后我們本國的這些人民群眾,他就不敢再吃飯店里面以及市場銷售的這些豬肉以及豬肉制品。”

 

 

自2016年下半年以來,馬關縣公安局就陸續查獲數起走私越南生豬案。

 

 

現場堵卡查緝 視頻:“師傅,現在再問你一遍,這些豬從什么地方拉來的,希望你如實地說。我們也不知道,老板安排的,也不知道什么地方,我們又不是本地人。這些豬有沒有相關的檢驗檢疫的手續?沒有!沒有啊,那好,你現在開才著車跟著我走……”

馬關縣公安局民警 伏以俊:“這駕駛員他只知道這些東西是往(河口縣)橋頭拉過來的,但是老板是誰 然后橋頭的老板他們也說不出來。所以當時我們就陷入了一個僵局,不知道這個案子怎么經營下去。”

 

 

由于走私分子反偵察能力極強,所以即使在路上查獲拉運越南生豬的車輛,但馬關警方只知道這些越南生豬是從紅河州河口縣境內拉運過來,然后借道馬關縣境內拉運到外地的,而這些令民眾感到恐慌的越南生豬究竟是怎么走私入境的?買方是誰?警方依然一無所知。

 

 

馬關縣公安局副局長 王躍軍:“其實馬關以及我們文山州的其他縣是整個走私利益鏈條當中的一個過境的環節,也就是它從越南過來以后經由紅河州,然后再經過文山州再向其他地區進行銷售。”

 

 

馬關縣與紅河州河口縣之間公路、山路縱橫交錯,想要將這些途經馬關縣境內的走私生豬全部查獲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并且只是治標不治本。

 

 

馬關縣公安局民警 伏以俊:“但是隨著時間往后推移,查獲的東西越來越多,我們公安局就覺得那這個事情肯定不是一般的事情。因為時間這么長陸陸續續地過,一直查到,一直在過,一直查到一直在過。所以我們公安局就把這個作為走私打擊的一個線索來經營著。”

 

 

如何才能堵源截流、徹底打擊走私犯罪活動是當前擺在馬關警方面前的一大難題。就在馬關警方遲遲找不到突破口的時候,2017年2月25日這天,馬關縣公安局卻接到一個疑點重重的報案。

 

 

馬關縣公安局民警 伏以俊:“當時是何光猛報的警,他說他們在馬白鎮至仁和鎮  丫口的地方被人搶劫了 ,我們就出警勘查現場。”

 

 

說是搶劫案,可是當辦案民警趕到案發地點時,現場除了9輛被砸得面目全非的車輛外,居然沒有一名當事人在場。

 

 

馬關縣公安局民警 伏以俊:“當時他報案以后我們出警就發現,不像他報的這么簡單,就是他們被搶劫,應該是有多人在這個地方械斗,甚至打砸車輛,應該還有人員傷亡。”

 

 

警方調查發現,這起所謂的“搶劫案”其實是一起近百人參與的聚眾斗毆案。警方隨即展開行動,將參與聚眾斗毆的雙方人員一舉抓獲。

通過對參與聚眾斗毆人員的調查,馬關警方得知:在紅河州河口縣橋頭鄉中越邊境線上,盤踞著一個以陳加偉為首的走私利益集團,他們開設私人碼頭走私越南生豬,并與馬關籍護私團伙勾結,形成利益鏈條,長期借道文山州馬關縣、文山市等地進行走私。而2017年2月25日的聚眾斗毆案,其實是就是陳加偉走私利益集團與馬關縣以王啟富為首的惡勢力集團由爭奪護私利益引發的。

 

 

馬關縣公安局民警 伏以俊:“陳加偉和何光猛這邊的人,他們發現王啟富這伙人還在收他們的過路費 不聽他們招呼,陳加偉和何光猛就商量,我們也召集一幫人,去打他們收錢這些人,讓他們害怕 不敢再收錢(過路費)。”

 

 

于是,陳加偉授意手下何光猛糾集了六七十號人,打算把王啟富團伙成員痛打一頓后交給警方,然后借警方之手掃清他們走私的障礙。可沒曾想到,他們的計劃走漏了風聲,結果反被早有準備的王啟富團伙打得落花流水。

 

 

馬關縣公安局民警 伏以俊:“當天晚上在現場,打架的人近百人,都是持棍棒,鋼管還有鋼管焊的刀,作案工具比較多,還準備了口罩等這些作案工具。當天晚上兩幫人在現場,持械聚眾斗毆,造成4人受傷,有些人輕傷,9輛車不同程度受損。”

 

 

但是,令警方頗感意外的是,陳加偉團伙主要成員均沒有直接參與到“2.25”聚眾斗毆案中來,而陳加偉本人也在風聞警方對他的團伙展開了打擊之后,立即帶著幾個骨干分子出境到越南躲避。警方偵查得知,盡管陳加偉已逃到越南,但他仍然遙控指揮國內團伙成員進行走私活動。只有將陳加偉團伙一網打盡,才能從源頭上打擊走私犯罪活動。警方急需一些可以直接指向陳加偉團伙的現行案件作為支撐。

 

 

馬關縣公安局民警 伏以俊:“因為走私案子,你想打它的話,你沒有一個現行案子或者其他案子來支撐,是相當難以來打擊的,因為這些走私貨物,拉出去銷完了以后,你找不著走私貨物,難以定性這些案子。”

 

 

2017年4月29日,警方得到線索,陳加偉團伙將運輸大批越南生豬借道馬關運往省外。警方火速組織力量展開行動,對這批貨物進行查處,成功查獲八車1000多頭越南走私生豬,同時抓獲數名數名護私人員。警方順藤摸瓜,成功抓獲陳加偉團伙的重要人物田維洪。

 

 

馬關縣公安局民警 伏以俊:“田維洪到案以后,對他們團伙成員構架進行了供述,他們就是以陳加偉為首,下面就是他負責管理碼頭,還有在碼頭上負責點貨的,負責放哨的等等人員都供述得相當清楚。”

 

 

隨著團伙骨干人員田維洪到案,陳加偉團伙的組織構架進一步明朗。通過梳理,一個以陳加偉為首的龐大利益集團展現在馬關警方面前。鑒于案情重大,文山州公安局于2017年5月4日成立打擊走私“4.29”專案組,全州動警,從州公安局及7縣市抽調30余名精干民警進駐馬關開展專案工作。

 

 

文山州公安局副局長 馬貴迎:“隨著案件的深入辦理。難度和涉案人員大幅增加,我州公安機關認真研究,由黨委主要領導親自抓,壓實了各部門責任。在偵辦過程中,文山公安機關堅持超前謀劃,把打擊有組織犯罪作為該案偵辦的重點,開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2017年6月,抓捕時機已成熟,指揮部決定開展集中收網行動,將分散在紅河、昆明、四川、江西等地的陳加偉利益集團主要成員一舉抓獲。但這時候,陳加偉本人及其部分團伙成員仍然藏匿他國,逍遙法外。

 

 

馬關縣公安局副局長 王躍軍:“無論他到天涯海角,他這個人既然被我們公安機關盯上了,那就不能讓他逍遙法外,那也是對我們一個執法辦案政治站位一個成果的檢驗,如果他繼續逍遙法外,我們再怎樣,我認為它還不是成功的。”

 

 

  憑借多年來與越南警方建立的良好警務合作關系,馬關警方多次與越南警方協商抓捕事宜。最終,在越南警方的協助下,在越南老街市的一家飯店內將陳加偉及其同伙全部抓獲,并于2017年7月15日,完成相關交接手續,將陳加偉及其同伙通過河口口岸押回國內。隨著主犯陳加偉的落網,這個長期盤踞在邊境線上的走私、護私團伙被公安機關徹底摧毀。

馬關縣公安局副局長 王躍軍:“走私這一個事情與過境走私的這種現象,應該說是后面我們通過這個公開查緝也好,還有就是通過經營偵查也好,都發現這一塊基本絕跡了。”

馬關、河口中越邊境線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國內生豬市場和豬肉市場又恢復了往日的喧囂。

馬關縣公安局副局長 王躍軍:“我們通過反向的來看一下,實際上越南生豬的走私這一塊斬斷這個利益鏈條以后,我們州內的疫病擴張的風險得到了有效的管控,還有就是對于這個市場的沖擊,這一塊影響也基本消除。”

 

來源:法治文山

編輯:張軍麗 姜婷婷

制作:馮鶴 農錦莊

責任編輯:楊珉川

 

 

 

《文山州征兵宣傳片》 點擊上圖觀看

 

《三七之鄉 鐘秀文山》形象片 點擊上圖觀看

注冊后發表評論

  • 掃描下載視聽文山客戶端

  • 關注視聽文山微信公眾號

視聽推薦

新聞推薦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50期